【K莫】溯洄从之14(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注意:本章有较多肖贝成分。有参考漫画版的设定。

--------------------------------



58.


贝微微没想到竟然会在网吧里偶遇计算机系大神,一脸不可置信地抬起手指了指自己:“找…找我?”

“没错,”肖奈状似不经意地拉出相邻的椅子,坐了下去:“你是二年级的贝微微?”

“是!!”贝微微下意识一个立正,察觉到自己反应过激之后有些尴尬地挠挠脸颊:“呃,是我……肖师兄找我有什么事吗?”

“前段时间,你在校园里被偷拍的事情,郝眉上报了系学生会。”肖奈抬头在网吧里扫视了几圈:“……嗯?他刚才还在这里的。”

“原来是郝眉师兄!”贝微微想起了之前的事,忘记了面对男神的紧张,关切地问道:“难道说已经查到是谁做的了吗?”

“是的。”肖奈扭头看了看电脑屏幕上的红衣女刀客:“梦游江湖?”

“肖师兄也玩网游吗?”贝微微好奇:“我听说师兄有自己的游戏团队。”

“刚起步而已。”肖奈云淡风轻地揭过了创业的话题:“你的操作很漂亮,手速也快。”

“嘿嘿……”贝微微有些害羞地挠挠脸颊:“高三暑假我玩过一段时间CS,练出来的,其实我的APM不高,都不到150。”

“APM不过是个参考数据,”肖奈摇摇头:“我玩的时候,还没有APM这个概念。”

话虽如此,但大神的手速肯定是很高的,贝微微眼睛都亮了:“要是能和师兄单挑就好了!”

肖奈还从没接受过来自女孩子的挑战,愣了一秒,笑起来:“好,还请师妹手下留情。”

贝微微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赏到肖大神的笑颜,只觉得一阵清风拂过,整颗心都快要醉了。

“言归正传,”肖奈收起笑容:“你的帮战打完了吗?没打完我可以等。”

“打完了打完了!”贝微微哪敢让肖大神在旁边等,手忙脚乱地退了电脑,一想到刚才的帮战被大神围观,心里就一阵阵打鼓。

肖奈点点头,站起身来,很绅士地把两人的椅子推回原位:“走吧,路上说。”


时值傍晚,学生们要么三三两两地去后街觅食,要么宅在宿舍里叫外卖,庆大校园里人丁奚落,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计算机系的两位风云人物正并肩走在路边的树荫下。

贝微微听完调查结果,迟疑道:“所以……发帖的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肖奈点点头:“虽然IP地址经过伪装,但从发帖纪录来看,除了用手机发布的帖子,其余的地址都指向外语系的计算机房,那里需要刷学生卡才能使用,校外人员很难进入。”

“外语系?”贝微微茫然:“可我根本不认识外语系的人啊?应该没有得罪他们吧?”

“这和你是否得罪他们没有关系。”肖奈摇摇头:“心术不正的小人最难防。”

“……这么夸张。”贝微微有点生气地抿了抿嘴:“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多次偷拍同学,私自上传到网络,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这件事如果上报,以我们庆大的严谨校风,教导处肯定是会对其给予相应处分的。”肖奈皱眉道:“但现在只知道对方很可能是外语系的学生,具体是谁还没有头绪。对方在暗我们在明,必须要想办法把他引出来。”

贝微微疑惑:“引?怎么引?”

肖奈忽然露出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朝身旁的贝微微凑过去:“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表现得更亲密一些。”

“什、什么……“贝微微看着近在咫尺的肖奈,脸颊急速升温:“肖师兄?”

见对方如此慌乱,肖奈忍不住真的笑了出来,小声道:“那些照片都有个共同点。”

“共同点?”贝微微抬手扇了扇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都是背影,或是侧面。其他似乎就没有了……我也研究过那些照片,拍的地点和时间都没有规律,有时候每周都会有偷拍的帖子发到论坛上,有时又很长时间没有动静。让人摸不透。”

“看来你还没有自觉。”肖奈叹了口气:“那些照片全都是你和男性走在一起时被拍到的。”

“确实有几次是这样,包括上次和郝眉师兄……”贝微微想了想:“但并不是每一次。”

“不,从观众的角度来看,每次的照片上都会有一个男性在你周围,有时候很模糊,有时候则明显一些。”肖奈解释道:“你没有察觉到,是因为其中有些人你本根就不认识,只是恰好走在一起而已,对方故意用刁钻的拍摄角度,让画面看起来很暧昧。”

“可…为什么?”这么一说,贝微微也有些不确定了,拧着眉头沉思片刻,忽然豁然开朗地捶了下掌心:“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刚才肖师兄表现出和我很亲密的样子,是为了测试会不会被拍下来?”

肖奈点点头,动作夸张地伸手揽过贝微微的肩膀,状似亲昵:“能够拍到那么多似是而非的照片,可见对方跟得很频繁,现在也很有可能就在身后。”

贝微微顿觉芒刺在背,身体紧绷起来:“万一真的被拍到,那……大家会不会以为我们是……那种关系?”

“别这么紧张,自然些。”肖奈轻轻拍了拍贝微微的肩:“你现在就当做我们是那种关系。”

贝微微闻言羞得脸颊发红,动作更僵硬了,自暴自弃地往肖奈怀里凑过去:“大神,我觉得我演得很不像。”

“没关系,”肖奈把臂弯搂紧了些:“背影像就可以。”




59.


郝眉从网吧溜掉之后,哼着小曲儿美滋滋地去食堂享用了晚饭,回宿舍的路上还遐想着老三和三嫂的进展,时不时想入非非地傻笑两声。

不过就算肖奈和贝微微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金童玉女,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也不可能有什么进展,给彼此留下个好印象就不错了,总不能指望人家刚认识就干柴烈火孤男寡女搂搂抱抱吧?

如此想着,郝眉放平了心态,走回宿舍楼,还没推开门就听见于半珊歇斯底里地嘶吼:“靠!刚认识就干柴烈火孤男寡女搂搂抱抱啊!!“

——蛤???

郝眉走进宿舍,见丘永侯和于半珊都大跌眼镜地围着电脑,一副恨不得要把脸贴到屏幕上的架势。

“这是怎么了?”郝眉扒开两位兄弟,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顿时也惊了:“还真是……刚认识就干柴烈火孤男寡女搂搂抱抱啊……”

只见一张张从背后拍摄的“校草与系花的亲密合照”陈列在网页上,有相视而笑的,亲密依偎的,咬耳朵说悄悄话的,立刻就让郝眉回想起了上辈子被肖贝夫妇虐狗支配的恐怖。

“等等,这是偷拍视角吧!!”郝眉毕竟当过受害人,立刻反应过来:“你们还有空在这儿吐槽,赶紧把贴删了啊!竟然都拍到我们老三头上来了,不要命了!”

“欸,别急。”丘永侯老神在在地拦住郝眉:“老三是什么人呐,真要我们删帖他早吩咐了,咱等着看戏就成。”

郝眉冷静下来,确实如丘永侯所说,肖奈这个人他相处了两辈子,再了解不过,虽然对三嫂爱得深沉,但绝对不是那种一见面就对人家妹子动手动脚的男人,会被拍到这么亲密的照片,其中必然另有乾坤。

于半珊翘着二郎腿把网页上的照片抓取下来,又调出一份校园局部地图,指着其中某条通往女生宿舍的林荫道:“是这条路。”

丘永侯点点头:“这条路最偏僻,又连着后街的一个小门,前段时间有些乱,据说有好几个女生在这条路上被校外人士偷了钱包,上周学校刚规划装了批摄像头,位置很隐蔽,目前除了学生会内部的人怕是没有多少人知道。”

郝眉恍然:“这么说来老三果然是故意的?只要从校保卫处调取监控录像,再结合拍照的角度……”

“没错,”于半珊打了个响指:“那条路傍晚人最少,绝对能把嫌疑人目标缩小到几个人身上,运气好一点说不定就直接抓到凶手了。”

郝眉整个人都佩服起来,老三的脑子真不是一般好使,明明今天遇到贝微微纯属偶然,他竟然能临时想到这么绝的主意。

“不过……”擅长八卦的于半珊意味深长地搓了搓下巴,眼神在照片上游移:“咱们老三的动机怕也不是那么单纯吧?从大一到现在,你们什么时候见他这么热心助人过?就算真的要帮,也不至于搂那么亲热。”

“可不是?孟大校花成天找肖奈帮忙修电脑,也没见老三去过啊。”丘永侯笑得贼兮兮:“看来比起音乐系的校花,老三还是比较喜欢吃咱计算机系的窝边草。”

郝眉嘿嘿一笑,淡定地拉开椅子坐下,摆出早已知晓一切的神秘笑容,悠哉地打开电脑:“你们都别猜了,等着认三嫂吧。”

于半珊和丘永侯立刻闻到八卦的味道,两道目光齐齐射过来:“你有内幕消息?”

郝眉摇头晃脑:“天机~~不可泄露。”




60.

 

肖奈回到的宿舍的时间有些晚,手上捏着个文件夹,看样式似乎是系学生会专用的资料。

他把文件夹丢到桌上,扫视一周:“偷拍的事情你们都看见了吧。”

虽然是疑问句,用的却是陈述句的语气。郝眉、于半珊和丘永侯都老实地点点头,追问道:“看过监控录像了?”

肖奈很满意兄弟们跟上了自己的思路,微笑着翻开资料:“虽然这件事应该由学生会内部展开调查,不过那边要忙的事情太多,只能破例让你们帮忙了。”

郝眉早就按捺不住好奇心,闻言立刻扑上来翻了翻资料:“放心吧老三,咱们几个办事儿你还不知道吗,学生信息绝对保密!”

于半珊也凑过来看了看文件夹里的几张纸:“体育系的…音乐系的…外语系的……嚯,那条路上当时有这么多人?我还以为能直接抓到凶手呢。”

肖奈叹了口气:“我也没想到,监控录像里符合时间和位置的人比我预想得要多,而且都还拿着手机,不能确认到底是谁。”

“等等,”丘永侯指着资料里的某个学生信息道:“这个叫曹光的……很可疑啊。我记得他是校报的记者,成天就喜欢端着个相机到处乱拍,上学期学生会主席竞选,有几个候选人背后贿选好像就是他曝光出来的。”

于半珊点头附和:“上次贿选那事儿算是曝对了,不过他冤枉好人的时候也不少,脑子一根筋,就这智商,论坛里还说他外语系大才子,笑死我了。”

“曹光……”郝眉反复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努力翻出上辈子的记忆,却没有太多印象,只记得毕业后似乎是和三嫂的好闺蜜赵二喜在一起了。致一科技刚起步经济困难那会,还曾帮忙做过游戏字幕的翻译工作,虽然性格上固执了点,但还算是个好人。“我觉得……应该不是他吧。”

“确实,不可轻易决断。”肖奈拍板道:“根据之前的调查,外语系的比较可疑,但只要有学生证,人人都能进入外语系的机房。”

“那怎么办?”郝眉挠挠头:“你说要我们帮忙,怎么个帮法?”

肖奈沉吟片刻:“从偷拍犯的拍摄手法来看,目的显然是想抹黑贝微微的声誉,或是想借此警告她些什么,不论哪种,凶手都是很谨小慎微的人,24小时内必定删帖,目的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这是肯定的,”丘永侯下意识地转着手上的笔:“咱们庆大怎么说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名校,能到这里来,且不说人品如何,从成绩上说绝对是天之骄子了,没有人会为了别人而把自己的名声和前途葬送进去。”

于半珊眼珠子转了转:“这样的人,宁可放弃偷拍,也不会暴露自己。咱们若是打草惊蛇,搞不好对方会直接销声匿迹,再也不出现。”

“其实这也不失为一种方法,”丘永侯把笔夹到耳朵上,拿起资料看了看:“反正最后只要他不再偷拍不就行了?”

“那可不成!”郝眉第一个不乐意:“做了坏事就要受到惩罚!之前抹黑微微师妹的那些帖子已经造成影响了,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得把他揪出来,还师妹一个公道!”

肖奈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撇开其他不谈,犯人一天不抓住,就是个校园隐患。”

“好吧好吧,”于半珊耸耸肩:“既然你们两个正义感如此爆棚,我和猴子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说吧老三,你肯定已经有计划了。”




61.

 

贝微微听说大神宿舍的几位师兄要帮忙查偷拍的事,十分感激地给郝眉传了个微信,里面附了四个梦游江湖内测的账号激活码。

“哇塞师妹,你这个谢礼太给力了,我正准备找人要呢!”郝眉按着语音键眉飞色舞:“谢啦,你在哪个服务器?我去找你玩啊。”

“师兄喜欢就好,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可以答谢的,”贝微微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我在帝都风云,等事情解决了我请大家吃饭吧,后街有家水煮鱼很不错。”

“我们一帮大男生难道还让你请客啊,这事儿本来就归系学生会管,你就安心交给老三吧。”郝眉笑了两声:“不过有水煮鱼吃我是不会错过的,到时候你请客,让老三付钱。”

贝微微显然被这个笑话逗乐了,发了一串兔斯基大笑的微信表情。

 

梦游江湖这个游戏可以说赶上了网游的好时代,近年来市场开放,商家看到了游戏产业的发展前景,纷纷注资,前期宣传铺得很大,什么车站广告牌,地铁车厢,户外大屏,处处都能见到梦游江湖的身影。网游的概念正在逐渐摆脱过去人们心中“逃课小学生专利”的黑锅,正大光明地走上台面,成为了时下年轻人的新宠。

借着这股东风,梦游江湖的运营方可谓是把饥饿营销做到了极致,宣传做了好几个月,画面精美的预热宣传片发布了好几个,却始终不开放公测,只发放了少量内测号,并通过玩家邀请的方式逐渐增加用户,吊足了市场的胃口。

按照内测的规定,玩家每升十级就可以获得一个内测邀请码,贝微微一口气给了4个,显然已经是高等级玩家了。不过郝眉不虚,游戏等级这种东西只要有技巧,很快就能练起来,重要的还是技术。

早就玩腻了奶妈的郝眉迫不及待地下载了梦游江湖的客户端,在帝都风云服务器注册了上辈子常玩的傀儡师。他们宿舍里的几个人向来是共同行动的,于半珊和丘永侯自然也跟着进了帝都风云。

“眉妹啊,这次不玩女号啦?”于半珊依旧选了他最爱的弓箭手职业,站在新手村对着郝眉挤眉弄眼:“你家KO哥哥怎么办?”

“总不能每次都是我当女的吧!”郝眉早就熟悉了梦游江湖的操作,麻利地开始刷怪:“赶紧升到10级,可以拿一个邀请码。”

丘永侯显然受到了KO的影响,练了个双刀刺客,跟在郝眉后面打趣道:“唉,我和愚公可没你这么心急,一进游戏就打怪。咱们这种单身狗就是拿到了邀请码也没有邀请对象啊。”

郝眉脸上一热,懒得理他们,自顾自地领了新手村的升级任务,勤勤恳恳地虐小怪去了。

 

大多数网游的新手教程都非常简单,闭着眼睛也能出新手村。郝眉轻轻松松地升到10级,邮箱里叮的一声,收到了系统发放的内测邀请码。

点开微信,把邀请码发给KO,刚想说点什么,对面就立刻有了回应。

KO:梦游江湖?

郝眉:是啊,不是说好了嫁鸡随鸡的嘛。

KO:是娶。

郝眉:这可由不得你,这次我练男号了,哈哈!

KO:………………

郝眉:怎么样怎么样,你练个女号嫁我吧!

KO:还缺什么职业?

 

切,竟然转移话题。郝眉撇撇嘴,不过他也没指望KO会答应练女号,本来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郝眉:我是傀儡师,愚公弓箭手,猴子酒刺客,老三琴师,都是DPS。缺个奶吧……

郝眉:不过奶妈一点也不好玩,没有输出职业带劲!而且你操作那么好,玩奶妈太浪费了。

郝眉:你上去自己挑吧,随便啥职业都行,你喜欢就可以。

郝眉:啊对了,我们在帝都风云。

KO:好。新手村等我。

 

郝眉放下手机,小心脏扑通扑通地雀跃着,禁不住有些期待。

根据上辈子的记忆,其他人会玩什么职业他早就知道,偏偏KO是个未知数——郝眉调出官网的职业介绍细细查看了一遍,觉得以KO的微操能力和手速,大概还是会选剑客、刺客一类的职业。至于人物外形更不必说,多半是系统默认的男性样貌。捏人在KO这种效率主义者的眼里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郝眉一边在心里琢磨,一边在新手村门口刷怪。大约是又回到了熟悉的游戏里,操纵着熟悉的角色,郝眉一时之间忘了自己还是个刚出生的小号,拉了一群怪的仇恨才发现自己招架不住,只能手忙脚乱地喝着药,拖着一群地精满地跑。

“擦,浪过头了!”郝眉用脚踹了踹隔壁的于半珊:“赶紧来支援我一下!”

“你什么情况,”于半珊探过头来,一看到郝眉的屏幕就笑喷了:“怎么这么多怪,你开火车呢!”

“都什么时候了还贫!”郝眉一路狂奔:“我就剩血皮了!”

“欸你死了就死了嘛,”丘永侯无所谓的打了个呵欠:“才几级啊,就是死了也爆不出东西,而且这群小怪打死了也没多少经验,直接死回重生点不是最快?”

“……………………”郝眉沉默片刻:“靠,你说的有道理。”

区区一个十多级的小号,死了也没什么大碍。郝眉停下逃跑,顶着只剩血皮的HP条准备迎接死亡,忽然周身泛出一阵暖光,红色的+号从脚下升起,头顶的血条回了一半。

“咦?有人给我加血?”郝眉正惊诧着,就发现刚才还追着他的小怪们都像中了邪似的互殴起来,竟把他这个玩家撂在了一边。

耳边响起私信提示音,一条陌生人消息从屏幕左下角蹦了出来。

【私信】陌生人 手可摘星辰:混乱BUFF只有10秒,快走。

看到熟悉ID,郝眉精神一振,赶紧飞身出了战圈。

从混乱状态中清醒过来的小怪们失去了目标,茫然了一阵,纷纷回到了初始地点。

郝眉早已顾不上这些,原地打转着找人。

【私信】陌生人 莫扎他:你在哪儿呢??

【私信】陌生人 手可摘星辰:背后,往上看。

郝眉赶紧调整视角,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正站在村口的门楼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私信】陌生人 莫扎他:你站那么高干什么,我现在可没有轻功啊。

话音刚落,黑影一跃而下,衣袂飘飘地落在郝眉面前。

若不是这人头顶上写着“手可摘星辰”五个字,郝眉简直要认不出对方来——长发,微圆的脸蛋,大眼睛……这根本就是照着之前他家小天医捏的外貌!

话说男性角色能捏这样的脸吗?!!

郝眉顺着往下看去,

果然,

有胸。

 

【私信】陌生人 莫扎他:握草你真练了个女号啊??!?!!




62.

 

郝眉差点吓得从椅子上翻下去,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私信】陌生人 莫扎他:其实…那什么,我就是开个玩笑啊。

【私信】陌生人 手可摘星辰:不喜欢?

【私信】陌生人 莫扎他:喜欢喜欢,当然喜欢,这回结侠侣我可以当夫君了!

【私信】陌生人 手可摘星辰:嗯。

【私信】陌生人 莫扎他:但你也不用勉强啦,游戏里同性玩家没法结婚,还可以结拜啊。都一样的嘛。

【私信】陌生人 手可摘星辰:不一样。

【私信】陌生人 莫扎他:??哪里不一样?

【私信】陌生人 手可摘星辰:结拜是兄弟,结婚是夫妻。

【私信】陌生人 莫扎他:呃,话是这么说…但毕竟是在游戏里,兄弟也挺好的。

【私信】陌生人 手可摘星辰:不好。

 

郝眉无语地扶额两秒,算是服了KO了,如此执着地要跟另一个男人在游戏里结婚的男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私信】陌生人 莫扎他:反正你就是赖定我了是吧 =_=b

【私信】陌生人 手可摘星辰:是。

 

【系统】玩家 手可摘星辰 请求成为您的好友。是否同意Yes/No

 

郝眉一愣,看着系统提示,心中有些感慨地按下【Yes】——活了两辈子,从手可摘星辰那里收到的好友申请,还是第一次见到。

果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系统】玩家 手可摘星辰 已成为您的好友。




63.

 

梦游江湖不愧是封腾公司的年度巨制,整体素质非常高,不论从画面、音乐、剧情、玩法还是运行流畅度上都比幻想星球要更上一层楼,也难怪玩家会大批量地迁移到新游戏来。

郝眉一扎进梦游江湖,就像鱼儿回到了水里,玩得不亦乐乎。KO在线的时候,他就带着KO去打怪升级做任务,顺便积攒亲密度;KO忙工作的时候,他就跟着宿舍里的小伙伴组团开黑。偶尔遇见贝微微也在线,几人便抱紧40级女刀客的大腿,一同去推副本。似乎又找回了玩游戏的乐趣,日子过得十分惬意,差点都要忘了还有侠侣PK大赛的事儿。

 

【私信】好友 手可摘星辰:明晚8点半,在五岳之巅抽签。

【私信】好友 莫扎他:幸好你提醒我……差点都忘了 = =b

 

幻想星球的侠侣PK大赛在周六夜晚如期举行。郝眉的心思却已经不在比赛上,只想快点打完拿着奖金跑路。

“按我们之前说好的打法,”KO了解郝眉的想法,提出了最有效率的PK策略:“我输出,你保证血线不要下70%就可以。”

“OKOK,这个简单。”郝眉活动了两下手指:“咱们速战速决!”

 

撇开手可摘星辰风骚的技术不谈,光是那把天医之刃就足够两人开挂的了。郝眉根本不需要像其他队伍里的奶妈那样冒着被对面集火的危险冲到队友身边治疗,只需要开着轻功一边躲一边奶好自己就行。

KO身为强力DPS,带着郝眉这个远程输血器,不仅没有了脆皮的弱点,反而比一般的输出职业更具生存优势,输出起来只能用“肆无忌惮”来形容,几乎每场都仅用几分钟就解决了对手,从初赛一路碾压到八强。

 

【竞技场】玩家 Leokie:星莫组强无敌了。

【竞技场】玩家 热咖啡:虽然我也是星莫的粉…但他俩真的不是开挂了吗……

【竞技场】玩家 Helga:同感,手可摘星辰的血也太厚了吧??这是花箭??

【竞技场】玩家 MyQueenRina:我觉得我和大佬们玩的不是同一个游戏

【竞技场】玩家 隐居阿修罗:我可能玩了个假花箭

【竞技场】玩家 蚊子努力飞:到底什么装备,什么附魔,才能让一个脆皮职业拥有这样的HP啊?

【竞技场】玩家 七心海棠:就算是神级装备,也不太可能……

【竞技场】玩家 雨嫣:难道真的开挂了?不会吧

【竞技场】玩家 菜菜:推荐大家看一下论坛的技术贴,有大佬把他们每场比赛都录了,还做了数值分析。

【竞技场】玩家 霸王龙背上的兔叽:那贴我也看了,不管怎么算都超出正常值太多了。

【竞技场】玩家 小叶子口味冰淇淋:莫扎他也有问题,那么远都能奶到?

【竞技场】玩家 Lily:天医的治疗范围最高只有10米啊,这个上限是固定的吧。

【竞技场】玩家 微笑宇光:不可能真的开挂啊,要开早被查出来了。

【竞技场】玩家 宝x2:难道他俩是技术宅,用了什么黑科技挂??

【竞技场】玩家 芭比的大碗:就算真有黑科技也不必把挂开这么明显吧,不是摆明了叫人怀疑么

【竞技场】玩家 一只麋鹿:就是,而且PK现场都有裁判,有问题早就禁赛了。

【竞技场】玩家 一入深海: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竞技场】玩家 一醉:我也想知道……

【竞技场】玩家 湮言芫鄢:想知道+10086

【竞技场】玩家 太阳蛋散黄了哎:我什么都不想知道,我只想静静地吃狗粮。

【竞技场】玩家 嗷呜:我也是,看着他俩夫妻齐心,我就满足了orz

【竞技场】玩家 薄荷混大葱:老天保佑我不要抽到他俩那组…否则我直接认输了TAT

【竞技场】玩家 My大橙子:祝福楼上……

【竞技场】玩家 惊鸿照影。:祝福+1


郝眉关掉世界频道,笑嘻嘻地翘起二郎腿:“报告队长,目前还没有人发现真相。”

“早晚会知道的,”KO很淡定:“八强是一道分水岭,后面的对手不会这么好对付了。”

“知道了又怎么样,游戏又没规定不能用自己做的武器。”郝眉搓了搓手:“我都开始考虑咱俩怎么分赃了。”

“不必分了,”KO潇洒地敲了敲键盘,把磨损的装备修好:“都归你。”

“啊?归我?”郝眉惊了:“你特意跟我结侠侣不就是为了参加PK大赛吗?为什么不要奖金?”

KO沉吟片刻:“……我不记得这样说过。”

郝眉拧着眉头回想,连环PK的乌龙还历历在目,闹出这么大动静,最后却不是为了PK大赛的奖金?“那是为了什么?称号?绝版印花?这些东西也不值钱啊……难道是侠侣限定时装?”

“都不是,”KO深沉道:“真正想要的我已经得到了。”

“什么啊,还搞得挺神秘…”郝眉撇撇嘴:“快从实招来!”

KO打开人物面板,把PK榜前十的战神称号卸下来,换上新的,牵起莫扎他的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顶。

郝眉顺着看过去,在“手可摘星辰”的ID上面,一行粉色的称号替代了原本金色的PK榜称号,短短六个字,每个都像小鹿一样撞进郝眉的心里——

莫扎他的夫君。

 

 

—— TBC ——



肖贝这条线的偷拍事件主要还是为了推进K莫感情线的,大家不要嫌它无聊(。)

考虑到上次有人留言说想看PK,所以还是会稍微写一两场……

以及面基之前还会有大新闻的。

 

 

 

PS:

狡兔三窟的三刷完售啦!感谢大家。不会再有四刷了,原本我连三刷都没想到会有^q^

快递二刷的通贩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9.8149145.0.0.h45lS3&id=549317227968&_u=faqoip71bf8



评论(94)
热度(471)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