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溯洄从之11(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42.


幻想星球的地图系统做的很细致,主城到北国,沿途的风景渐渐有了变化。从山川河流,动物植被,再到房屋的建造风格,潜移默化地把玩家带入到北方大陆的环境中。当郝眉终于踏入雪国的领土,望着天空中飘散的白色的雪花时,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突兀。

“应该是去找国王吧?”郝眉翻了翻任务信息:“说实话,一想到雪国国王,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任务肯定会很烦。”

雪国只是幻想星球里一个比较边缘的地图,没什么主线剧情,除了美丽的雪景之外,最出名的大概就是“消失的情书”这个任务了。

论坛上曾发起过“最烂任务”的民间评选,其中分出许多奖项,类似于最莫名其妙奖,最无聊奖,最气人奖等等,“消失的情书”这个任务几乎在每个奖项里都被玩家疯狂提名,最后荣获“废话最多”奖,可谓是实至名归。

好在这个任务只是支线,并不要求所有玩家都做,少部分玩家还觉得这条支线设计的很有创意,增加了推理的成分,只是和NPC的谈话太多,实在烦不胜烦。

二人越过雪国边境,走向王城,脚下的积雪越来越厚,人物走在上面带着咯吱咯吱的响声,郝眉操控着自己的小天医还没走两步,就哧溜一声滑倒在了地上,画面中的少女晃晃脑袋,气呼呼地从地上爬起来。头上多了一个名叫“脚下一滑”的debuff。

“这个地图对天医太不友好了!”郝眉吐槽:“凭什么我们天医滑倒的概率最高啊!”

除了烦人的任务外,雪国地图另一个让玩家无话可说的设定便是雪地上的随机滑到概率。任何玩家走到这里,都有一定几率会被“脚下一滑”,其中比较不容易滑倒的是体型敦实的战士和身形敏捷的刺客,概率最高的则是体型轻盈的法师和天医。

经过上辈子孜孜不倦的研究,郝眉发现天医走雪国地图,除非全程轻功在天上飞,否则绝对会被至少滑倒一次。最可恶的是每一次滑倒,头上都会出现“脚下一滑”的buff,这个buff甚至还能叠加,最高叠八层,每层增加3%的滑倒概率。据说曾经有个法师在这里创下了一路从王城门口滑到中心花园的辉煌记录。

“用轻功吧,”KO十分体贴地给出了解决方案:“我们在王宫入口见。”

“我才不要,那多没意思。”郝眉撇撇嘴,轻功虽快,却会失去许多与朋友共同体验游戏的机会,平日里和同宿舍的兄弟们组队,即使自己用轻功赶路,也完全不耽误他们在现实世界中插科打诨嬉笑怒骂。可换成是KO就不同了,他们是只能在虚拟世界里并肩前行的同伴,如果谁中途离开了游戏,大概就从此江湖再见了吧。

正想着,莫扎他头顶的debuff起了作用,脚下一滑,又是结结实实的一跤。

身上沾了雪花的小天医在屏幕里抖了抖身体,头上冒出一个愤怒的“#”字,生气地踢了两脚积雪,配上少女曼妙的身姿,反倒有几分率真娇俏。

KO显然是被眼前的情景给取悦了,声音中透着笑意:“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是这样。”

“什么?”郝眉磕了瓶加敏捷的药水,疑惑:“你第一次见我?”

“你不记得了?”KO有点郁闷:“我在世界上找人带过情书的支线,你刚传送到我面前就摔了一跤。”

“这么糗的事我当然记得!”郝眉被自己的黑历史击中,无奈地抹了把脸:“其实……呃……”

“嗯?”

“没什么,”郝眉笑起来:“仔细想想那确实是你‘第一次’见我。”


——但却不是我第一次见你。




43.


郝眉第一次见到KO——准确的说,是第一次见到手可摘星辰,要追溯到上辈子的大学二年级。

那时候尚未改版的PVP角斗场还是个半开放性副本,玩家可以随便点进一个房间观战,观摩学习其他人的PVP技巧。

因为才进入游戏不久,宿舍里的几人只能一边升级一边打pvp,饱受被满级玩家虐菜之苦。唯独肖奈大神勉强挤进了全服前50。

放眼PVP榜单,别说前50,从能上榜的人开始算,就没有不是满级玩家的。在这些大佬之中,还只有40多级的肖奈显得尤为扎眼。许多榜上有名的玩家都向肖奈递了战帖,想见识见识这位初出茅庐的黑马。

郝眉经常蹲在肖奈的pvp房间里当拉拉队,有时候肖奈没有比赛,他就随便乱入其他人的战场,看到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就退出来,看到打得精彩的就津津有味地抱着薯片围观,一看能看大半个晚上。

于半珊忍不住吐槽:“别人是沉迷玩游戏,你是沉迷看别人玩游戏。”

“你不觉得很好看吗?”郝眉头也不抬:“你看这个刺客的走位,太骚了!”

于半珊瞥了一眼:“那是PVP前10的手可摘星辰,在论坛很有名的,人称长安月下第一花箭,走位能不骚吗?”

“这么牛逼?”郝眉惊了:“我怎么不知道?我也经常看论坛啊。”

“光看资讯区有什么用?”于半珊拍拍郝眉的肩膀:“要多看八卦区啊。”

“…………………………”


如今想来,郝眉会被KO的技术流打法折服,也是意料中的事。

游戏里所谓的“大佬”虽多,但真正靠技术上位的却很少。郝眉阅PVP无数,多半没什么观赏性。有些人靠手速,有些人靠技能组合,还有些人则是靠装备。这些玩家大多有一套很成熟的打法,不论对手是谁,终归就是那几组相同的连招,技能与技能之间的搭配虽是经过精心研究的,却没有太多变化,所谓胜负输赢,拼的不过是出招的速度和装备等级,有时候还拼几分运气。

这样的对决,多看几场便只剩下千篇一律的乏味。

手可摘星辰却不同,论装备,没有一件是人民币装备;论手速,只能算中上;论技能搭配——郝眉皱眉看了半天,根本看不出什么搭配,当前游戏里花箭的几种主流打法在手可摘星辰这里都看不到,幽冥疾步、暗影突袭、背刺、锁魂刃、夺命杀…这些招数组合得毫无规律可循,却又总是恰到好处,千变万化,叫人摸不着头脑。

面对不同的对手,手可摘星辰永远都有不同的应对方式,每一局对决都有新的看点。

郝眉几乎沉迷了,一有时间就泡在手可摘星辰的PVP战场,目不转睛地盯着花箭的一招一式,随着对方的每一场精彩胜利而鼓掌欢呼。

他甚至开始去看论坛的八卦区,只为了能多找些关于手可摘星辰的资讯。可惜那家伙实在低调得可以,除了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外,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偶尔倒是能遇到些与手可摘星辰交过手的玩家,凑在一起交流讨论应对的策略。其中有个法师的总结最为精辟——手可摘星辰拥有的不是手速,不是对技能数据的研究,也不是牛逼的装备,而是操作意识。他可以随时根据战况做出最正确的判断,每一招都是“即时运算”的,像个用本能在战斗的人形兵器。对付这种人,根本没有什么策略可言,能赢的唯一条件就是在操作意识上更胜一筹。

能做到这种程度,简直不像是普通的业余玩家。

“难道是打职业的选手?”郝眉看着论坛,忍不住搓了搓手。他背着老爸报考庆大的计算机系,无非就是想从事和游戏相关的工作。做游戏或者打游戏,都是他梦想中的职业。面对“手可摘星辰可能是职业电竞选手”的猜测,郝眉心里痒痒的,恨不能立刻冲到手可摘星辰面前,仔细瞧个清楚。

可惜手可摘星辰是个不折不扣的“独行侠”,好友申请石沉大海不说,连发去的私信都没有任何回音,组队申请更是永远被拒绝。郝眉被磨得没脾气,只能蹲在五岳之巅的入口盯人,一旦发现手可摘星辰的身影,便像个跟踪狂似的尾随其后,看那家伙平时都做些什么——打什么副本,做什么装备,买什么药水,像观察实验对象似的一笔笔记在心里。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刺客本就是游戏中最擅长潜行的职业,从来都只有他们跟踪别人的份,哪有被人跟踪的道理。郝眉还没跟几天,就被对方当成是仇家派来的暗杀者给解决掉了。

郝眉躺在重生点的法阵里,花痴依旧——“我家女神就是厉害,连捅人的样子都这么好看。”

于半珊啧啧摇头:“你怎么会觉得他是个女人?”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郝眉对自己的判断很自信:“这游戏里玩花箭的不都是妹子?男人谁选这么娘炮的角色啊?”

“这不一定吧……”于半珊无语:“虽然我也觉得花箭的角色设定有点gaygay的,但人家技术流玩家通常都不在意外形,只看属性。”

“就算是这样,哪有男人起这种名字呀?”郝眉戳了戳屏幕:“手可摘星辰,多文艺,多小清新,一看就是女孩子嘛,我跟你说,这种ID绝对是女生,中学时坐我隔壁那个女生就喜欢这种调调,她QQ名还叫星语星愿呢!”

“这风格差很多啊……”于半珊抽抽嘴角:“算了,你说什么就什么吧。”


嘴仗打赢了的郝眉更加坚信了手可摘星辰是个妹子的“事实”,连带着还渐渐察觉到了自己不纯洁的心思——如果说最开始他只是被对方的操作技术吸引,那么后来大概是彻底被对方这个人给吸引了。说不上来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越是被拒绝就越想靠近,越是神秘就越想了解。哪怕是冷淡的样子,也叫人喜欢;哪怕是被捅回了重生点,也会莫名其妙地乐上好一会。

如果非要给这种宛如智障的感觉加一个定义,郝眉觉得那大概就是“初恋”。


虽然号称“独行侠”,但手可摘星辰也并非永远都单独行动。偶尔也会在多人副本里组一组野队,郝眉几次想浑水摸鱼地凑进去,都被踢了出来。

【私信】陌生人 莫扎他:为什么踢我!!你们不是缺奶吗!(╬▔皿▔) 

意料之中的,对面完全没有回音。

郝眉拉开队伍招募信息一看,队伍名称从【永夜废墟连刷,速来速走】改成了【永夜废墟连刷,九段以上进组】。

合着是嫌弃他分低???

郝眉伤自尊了,郝眉怒了,郝眉扭头就去了五岳之巅。

一个奶妈想打上九段, 在旁人看来大概是个笑话。即使是了解郝眉技术的肖奈,对此也只说了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郝眉咬牙:“上青天就上青天,我们天医轻功卓绝,最擅长的就是上青天!”

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郝眉都没有再跟着手可摘星辰,而是埋头在五岳之巅找人PVP。可怜他一个奶妈,连对手都不好找,对面一看是天医,打都不打就走了,根本不想浪费时间。郝眉无法,只能拽着于半珊和丘永侯在竞技场狂练,最后愣是把自己的小天医拉扯上了九段。于半珊和丘永侯眼泪都要下来了,拉着他求爷爷告奶奶:“小祖宗你终于可以消停了吧!再这么练下去我们都要口吐白沫了!”

郝眉并不满足,他想要的不只是九段,而是全服排名。先100名,然后50名,最后进入前10,他希望当他站在“女神”面前的时候,能够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地说一句“你好”,而不是像个毫不起眼的路人一般偷偷跟在对方身后。

然而游戏里能发挥的主观能动性是有限的,奶妈的职业定位决定了PVP的局限性,就算有颗“大跃进”的心,也很难在真正的暴力输出面前站稳脚跟。别说前10,单看能挤进全服榜单的玩家,练天医的凤毛麟角,前100里的天医更是一只手就能数出来。

有时候打一天也赢不了一场,被大佬们虐得体无完肤,郝眉也只能有气无力地趴在电脑前,偷偷点开手可摘星辰的PVP房间,围观“女神”吊打别人的英姿,心里才又有了点继续战斗的勇气。

大概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某天郝眉正在五岳之巅和人大战三百回合,世界上突然冒出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名字。

【世界】玩家 手可摘星辰:北国情书支线,带的私信。

这条不起眼的消息很快就被淹没在了七嘴八舌的聊天区,郝眉揉了揉眼睛,愣愣地盯着世界区,直到那条消息第二次发出来,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他退了竞技场,打开私信栏,心脏几乎快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句简单的话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既不能过分热情,也不能太冷淡,要足够友善,又很轻松随意。拼拼凑凑了半天,才终于把一句话打完。

【悄悄话】陌生人 莫扎他:嗨,刚刚是你找人带北国的支线吗?

【悄悄话】陌生人 手可摘星辰:嗯。你出价。

【悄悄话】陌生人 莫扎他:不要钱,我正闲着没事干,就当学雷锋做好事了。咱们交个朋友呗?


【系统提示】您 已向玩家 手可摘星辰 发送一条好友申请。

【系统提示】玩家 手可摘星辰 已经通过您的好友申请。


那一刻,郝眉觉得自己就像个爬山的旅人,翻过了无数道沟壑,划破了衣衫,磨破了鞋底,带着一身的疲惫,最终在太阳露出地平线的瞬间登上了山峰,整个世界光芒万丈,万千云海都被踩在脚底,所有考验都在这一刻值回了票价。

后来,郝眉删掉了幻想星球,跟着大部队去了梦游江湖,注册的时候于半珊问他是不是还继续练奶妈,他大呼小叫地拒绝,练了个傀儡师,不折不扣的男号。

他猜想自己这辈子大概不会再有勇气和热情去干一次那样的傻事。

毕竟“初恋”对任何人来说都只有一次,哪怕是假的。




44.


郝眉一路跌跌爬爬地跟着KO进了国王的宫殿,远远就看到雪国国王蹲在宝座上哭唧唧。

“这又咋了,”郝眉抽抽嘴角:“上次见他也是哭,这国王还能不能好了。”

两人走到国王跟前,点击了对话。

【附近】NPC 雪国国王:呜呜呜啊啊啊,二位少侠可算来了,请一定要帮帮我!

>>玩家:请问需要我们做什么?

【附近】NPC 雪国国王:是这样的,自从上次王子们寄来的情书消失后,我的宝贝女儿就茶不思饭不想,我为她举办了一场相亲舞会,谁知道舞会之后她更加难过了,说这里面没有她喜欢的那位王子。

>>玩家:公主已经心有所属了吗?

【附近】NPC 雪国国王:看来是这样的,但当我问她究竟是哪位王子的时候,她却说不知道那位王子的名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玩家:不如让我们向公主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附近】NPC 雪国国王:呜呜呜呜呜!!!!

>>玩家:您为什么要哭呢?

【附近】NPC 雪国国王:可是我的公主,我的公主昨天忽然失踪了!!

>>玩家:什么??

【附近】NPC 雪国国王:她平时都待在她的塔楼里,今早侍女去送早餐的时候,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塔楼的窗户开着,上面栓了一条用床单接起来的绳子。

>>玩家:看来是公主自己离开的。

【附近】NPC 雪国国王:呜呜呜呜我心爱的女儿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呢,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玩家:殿下请别着急,这件事就由我们来调查清楚吧。


领完了任务,郝眉已经隐约猜到了事情的始末:“你还记得【消失的情书】里的那个士兵吗?”

“记得,”KO苦笑道:“很难不记得。”

“哈哈哈……确实,那个任务令人印象深刻。”郝眉沿着任务提醒往公主的塔楼前进:“你说会不会是士兵终于鼓起勇气向公主告白,然后带她私奔了?”


——“消失的情书”这个任务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国王要求玩家去调查究竟是谁藏起了各国王子寄来的情书,玩家就在众多NPC之间跑来跑去,各种聊天谈话,从这些对话中找出蛛丝马迹。谈了一轮又一轮,谈到海枯石烂日月无光,整得玩家快要吐了的时候,线索才渐渐浮出水面。

原来把情书藏起来的人正是负责递送情书的士兵,也就是玩家第一个谈话的NPC。

理由自然是十分俗套的,士兵爱上了公主,却不敢高攀,默默守护的同时又不想让公主嫁于他人。在他看来,那些王子不过只看到了公主的美貌和财富,并不是真正爱着公主。便偷偷将情书藏匿起来。

制作组最鸡贼之处正是在于这个NPC的设定,士兵看起来平淡无奇,甚至连个正脸都没有,戴着王城给士兵统一配发的头盔,穿着统一的盔甲,看起来和王宫边上的其他士兵NPC没有任何差别。让玩家下意识地就忽略了这家伙的存在。


KO推开塔楼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被装饰成粉色的可爱房间,床上散落着公主脱下的华丽衣裙,抽屉里的金银首饰都消失无踪,拱形的窗户大开着,窗台上系了一条用床单接起来的绳子,正在风中飘来飘去。

二人在房间里搜索一番,在公主的床底下找到了线索。

“好像是日记本,”郝眉点了点画面上的道具,一目十行地看了看里面的内容,“这里面说公主14岁出游的时候不慎溺水,被一位路过的王子救起,15岁去邻国外交的路上被刺客迷晕,又被路过的王子救起,16岁的时候……呃,她也太多灾多难了。”

“王子?”KO疑惑:“难道不应该是她的卫兵?”

“不清楚,”郝眉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她说每次被救都稀里糊涂的,并不知道救她的人到底是谁,只是醒来后卫兵告诉她是一位路过的王子。”

KO了然:“看来就是卫兵了。”

郝眉点点头,感叹:“真是够痴情的,就这样一直默默守护在公主身边,却不让她知道。”

KO并不赞同:“他不敢告白,又想独占公主。”

“是这样吗?”郝眉有些意外:“我记得做【消失的情书】那个任务的时候,你还说卫兵对公主是真爱呢。”

“就算是真爱,不去争取就没有意义。”KO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操纵着手可摘星辰走出了塔楼:“走吧,去找卫兵。”




45.


不出所料,两人来到卫兵平时站岗的地方,已是空无一人,地上有两道淡淡的车辙隐隐约约地通向城外。

顺着痕迹往城外走,很快就触发了任务剧情。

穿着布衣的卫兵正驾着一辆不起眼的灰色马车,趁着月色向远处疾驰。莫扎他开了轻功,飞身上前,挡在马车前面。卫兵被吓了一跳,紧急勒住了缰绳,马儿被拽得竖起前蹄嘶鸣一声,身后的马车摇晃两下,露出穿着平民服饰的公主。

【附近】NPC 雪国公主:发生什么事了?

【附近】NPC 雪国卫兵:有人来了。

【附近】NPC 雪国公主:你们是父王派来捉我回去的吗?

>>玩家:是的,国王非常担心你。

【附近】NPC 雪国公主:他才不会担心我,他只想让我去联姻,根本不在乎我心里的想法!


郝眉忍不住吐槽:“这公主什么毛病,她压根也没跟国王说过她喜欢卫兵啊。可怜他爸成天为了她哭唧唧的。”

“公主只有17岁。”KO难得为游戏里的NPC说了句话:“年纪还小。”

“也是,”郝眉点点头:“我17岁的时候也超叛逆的,拿我爸给我报补习班的钱去打游戏,结果被他发现,海扁了一顿哈哈哈……你呢,我感觉你应该是很听话的类型。”

“…………”KO沉默片刻,模糊道:“不知道,也许吧。”

郝眉打了个呵欠,压根没听清对方说了什么,揉了揉眼睛,继续点着鼠标。


>>玩家:国王一直在皇宫里哭泣。请您跟我们回去吧。

【附近】NPC 雪国公主:……我………可是……

【附近】NPC 雪国公主:我们的国家很弱小,父王想让我与邻国的王子成婚,加强两国的联盟,我身为公主,应当担负起这样的责任。但是……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是无法控制的。

【附近】NPC 雪国卫兵:公主,不论您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甘之如饴。

【附近】NPC 雪国公主:父王会接受我们吗?他会把我们拆散的。

【附近】NPC 雪国卫兵:我会努力向陛下证明,我可以给你幸福。我已经不想做一个只会逃避的胆小鬼了。

【附近】NPC 雪国公主:不!父王会把你关进斗兽场,让野兽把你吃掉。

【附近】NPC 雪国卫兵:就算如此,我也不害怕。过去我是个只敢在暗中守护你的懦夫,但当你说你也喜欢我的时候,我充满了勇气,不论是带你逃走还是与野兽决斗,只要是你所希望的,我都会办到。

【附近】NPC 雪国公主:……谢谢你,在我心中,你比任何一个王子都更加优秀,你是只属于我的骑士。

>>玩家:那么,请跟我们回去吧。


“磨磨唧唧的终于说完了,这剧情还不如打怪好玩。”

郝眉伸了个懒腰,总算熬过了这对小情侣腻腻歪歪的对话,带着人往皇宫的方向走。

“侠侣任务对所有等级的玩家开放,基本都是剧情。”KO解释道:“如果要打怪,等级低的玩家就无法通过了。”

“但真的好无聊啊,”郝眉麻木的点着鼠标:“我眼皮都开始打架了。”

“做完这个就去睡,”KO的声音低沉而温柔:“剩下两个任务以后再做。”


回到皇宫后的剧情十分老套,国王抱着公主失声痛哭,卫兵通过了简单的考验之后凭借一通嘴炮说服了国王。结局皆大欢喜,皇宫里盛大地举办了公主与卫兵的婚礼。

做侠侣任务的一对玩家中,女号需要担任公主的伴娘,并在婚礼中抢到公主扔出的捧花,任务才算圆满结束。

“终于有点技术含量了,”郝眉打起精神,活动了下手腕:“不就是抢捧花吗,小菜一碟!”

天医的轻功发挥了优势,还没等公主的捧花落下,郝眉就操纵着莫扎他一跃而起,在空中将捧花收入囊中。


【系统】玩家 莫扎他 成功收集侠侣道具 公主的捧花。侠侣任务完成度1/3。


郝眉点了点背包里的捧花,弹出了道具说明:【传说在婚礼中,抢到捧花的伴娘就是下一个结婚的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当然是真的啦。郝眉在内心吐槽,不结婚谁会跑来做这个无聊的任务啊!


北国的任务就这样落下了帷幕。KO在城门口的商人处补充了点加敏的药水,带着小天医往南边行进:“下一环在江南。”

“看来又要走回去了,”郝眉撑着脑袋抱怨:“就没有别的路吗,我不想走雪地啊!”

话音刚落,画面里的莫扎他就非常配合地脚下一滑,哧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可恶啊啊啊!”郝眉欲哭无泪:“我再也不来雪国了!!”

KO把刚买的药水交易给郝眉:“等结了侠侣就不会滑倒了。”

郝眉磕了两瓶药,疑惑:“侠侣跟滑倒有什么关系?”

KO的心情似乎很好,语调带着难得的轻快:“我可以抱着你走。”


郝眉撑着下巴的手一滑,差点把脸砸到键盘上去。

还有这种操作??



—— TBC——


少侠无形撩人,最为致命。



PS:【消失的情书】前置剧情在第7章,忘记的朋友可以复习下。

PPS:下周我又要去出差了,且吃且珍惜吧(。)



狡兔三刷和快递二刷的通贩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9.8149145.0.0.h45lS3&id=549317227968&_u=faqoip71bf8



评论(64)
热度(409)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