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溯洄从之10(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37.

 

郝眉操纵着自己的傀儡师,一蹦一跳地走在一笑奈何和芦苇薇薇后面,得意地欣赏着他们家老三和三嫂的背影——啧,般配,天造一对地设一双,简直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牛郎和织女,Jack和Rose……呃…好像哪里不对。

郝眉皱着眉头仔细思索,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个喜庆的说法来,不禁暗暗吐槽古今中外的“经典爱情故事”,海枯石烂天崩地裂的,到头来连吉利点儿的都没有。

“喂喂,想什么呢,一脸苦大仇深的。”于半珊用胳膊肘碰了碰郝眉的手:“回魂了,你有私信。”

“啊?”郝眉从对中外文学创作的批判中拉回思绪,看了看屏幕,果然有条新消息,点开一看,ID有些眼熟——碧海澜山。

这家伙是郝眉之前在幻想星球里认识的,为人有些粗枝大叶,但也算是个豪爽的性情中人,一起下过副本做过任务,相处得还算愉快。

【私信】碧海澜山:好久不见。

【私信】莫扎他:嗨,真巧,你也来梦游江湖了啊!

【私信】碧海澜山:嗯,现在这边人比较多。

 

游戏就是这样,一个游戏一个世界,不论大家曾经在幻想星球看过多少风景,交过多少朋友,度过多少个难忘的副本,最终随着新游戏的上市,还是会渐渐人丁凋敝。幸运的也许还能在新游戏里相见,更多的则是各奔东西,被人群淹没。

郝眉叹了口气,有些感慨地敲了敲键盘,

【私信】莫扎他:你现在还玩幻想星球吗?

【私信】碧海澜山:偶尔上去看看,工作忙,不怎么玩了。

【私信】碧海澜山:你呢,还回去吗。

【私信】莫扎他:我早都删游戏了,反正我们队那几个人都一起来梦游江湖了,不回去了。

【私信】碧海澜山:但还有人在等你。

郝眉心头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私信】莫扎他:……呃,谁啊……

【私信】碧海澜山:你说呢。

【私信】碧海澜山:手可摘星辰。

 

……果然。

郝眉心脏一阵揪紧,好不容易摆脱的“失恋阴影”又丧里丧气地飘回脑海。

【私信】莫扎他:我都好长时间没去幻想星球了,他应该没在等了吧

【私信】碧海澜山:不清楚,偶尔回去还能看到世界上说他在月老庙。

【私信】碧海澜山:你们怎么了,之前不是很好的吗?

【私信】莫扎他:嗐,我说了你别笑话我,我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以为他是妹子,所以才跟在他屁股后面不放,就是想追她嘛,你懂的。谁知道……哎哟别提了,不堪回首。

【私信】碧海澜山:你觉得他骗你感情?

【私信】莫扎他:靠,那当然不是,他好好的练着男号,要说骗感情那也是我骗啊。

【私信】莫扎他:其实想想我也挺不地道的,不打一声招呼就跑了…应该给他道个歉的。

【私信】莫扎他:我刚知道他是男人那会,受打击太大了,直接就把游戏删了。跟你说实话吧,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自己到底怎么回事,按道理说不管他是男是女,我挺喜欢他是事实,但我喜欢女生啊,货真价实的直男!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了。

【私信】碧海澜山:我懂。

【私信】莫扎他:得,你懂就成。你要是偶尔还回幻想星球,帮我给他传个话,就说我不回去了,别瞎耗了,这事儿说到底都是我不对,他要是还愿意跟我做个朋友,哪天来帝都我请他吃饭。

【私信】碧海澜山:你怎么不自己跟他说?

【私信】莫扎他:我对着他肯定说不出口。

【私信】莫扎他:其实我到现在还是挺喜欢他的。

【私信】莫扎他:你说他怎么就是个男的呢???简直不科学。

【私信】莫扎他:喂喂,你还在不。你就当个好人帮我传个话呗!

【私信】碧海澜山:哦。

【私信】碧海澜山:有人喊我,先走了。

【私信】莫扎他:成,那谢谢你了。有空一起下副本。

 

郝眉打完这行字,对面再没了回音,大概是已经下线了。

离开幻想星球也有好一阵子了,明明之前每天都泡在游戏里,一天不打副本就不舒服斯基,如今说不去也就不去了,换了个游戏照样谈笑风生。

就像他和手可摘星辰一样,不论当初怎样的喜欢,怎样的非他不可,到头来也不过只是隔着网络的陌生人,说不相见,也就再也不见了。

这世界上人与人的联系,有时候很深刻,有时候又很缥缈,叫人无可奈何,只剩惋惜。

 

 

 

38.

 补丁:http://salt-shaker.lofter.com/post/17cd06_1031f2d4

 

 

39.

 

为了尽快刷满亲密度,郝眉这几天一下课就奔回宿舍上游戏,害他感觉自己快要成为一个游戏宅男。连作业都没来得及做。

难得的周六,郝眉决定重拾一下做大学生的本分,去图书馆温温书——虽说他是以省状元的身份考进大学的,脑子又是一等一的灵光,但上辈子上了几年班,除了工作中会用到的知识,其他几乎都还给了老师。如今重回大学校园,也不得不为期末考试做做准备。

 

“英文诗歌赏析?我怎么会选这种课啊。”郝眉欲哭无泪地从书架上搜刮了几本英文诗集,硬着头皮搬到座位上研究起来。

郝眉熟悉的只有和各种代码、协议、程序相关的单词,诗歌里那些抒情的华美辞藻根本连读都读不顺溜,更不要说赏析了。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Is not between life and death.”郝眉磕磕绊绊地默念老师上课时要求阅读的泰戈尔诗集,一个头两个大。“Bu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Yet you don't know that I love you……我靠这什么,怎么这么多排比句。”

虽然单词都认识,组在一个句子里也能看懂,但既然是赏析,自然是要对内容发表些看法。郝眉光是把这篇弯弯绕绕的爱情诗捋顺就已经觉得很难了,更别说写出什么有深度的鉴赏。何况他两辈子光棍,压根就没体会过恋爱的滋味,让他写爱情诗鉴赏,还不如让猫学狗叫。

“算了,还是做点数学题冷静一下。”郝眉头疼地合上英文诗集,抽了两本高数试卷,跃跃欲试地按了两下圆珠笔,兴高采烈地埋了进去。

理科状元徜徉在题海中,享受着解题的乐趣,原本只是想随便做两题放松一下心情,没想到越写越来了兴致,等回过神来,已是傍晚。

郝眉站起身,伸了个悠长的懒腰,摸了摸咕噜咕噜叫的肚子,正准备去买的吃的,忽然被人从后面撞了一下,一声惊呼之后是书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唔…!”郝眉一个趔趄,下意识地回过头望去,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个熟悉的身影,“三……!啊不是,微微师妹?!”

被撞倒在地上的人揉了揉脑袋,一边匆忙地捡起地上的书一边抬头:“欸?”

“你不记得我啦?”郝眉一见到贝微微就活蹦乱跳起来:“上次在食堂,你把最后一份香菇青菜让给我来着。”

“啊,是学长!”贝微微恍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呃,”郝眉窘迫地挠挠鼻尖:“你是我们计算机系的系花嘛,我当然知道你。”

“原来学长也是计算机系的,”贝微微把书抱回怀里,脸色却有些憔悴:“其实被很多人认识,也不一定是好事。”

郝眉疑惑:“师妹是遇到什么麻烦吗?”

“…………”贝微微沉默片刻,摇摇头:“没什么。”

——这哪叫没什么?分明就是心事重重啊。

身为三嫂的忠实拥趸,郝眉立刻仗义执言道:“有什么烦恼可以说出来嘛,自己憋着不好,虽然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但好歹也能出出主意……啊,当然,你要是不想说的话就不要勉强了。”

大抵是郝眉那张过于率真可爱的脸蛋儿让贝微微放松了戒备,她犹豫道:“……既然学长也是计算机系的,我想问问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查到校园论坛的登录和发帖信息?”

“发帖信息?”郝眉皱皱眉,庆大的校园论坛虽然是学生内部论坛,但也可以用游客身份登录,或是匿名发帖,校方也没有刻意去管理用户信息,自然是无处可查。“你查这个有什么用?”

贝微微面色不愉地抿了抿嘴唇,小声道:“最近……好像有人在跟踪偷拍我。”

“跟踪偷拍?!”郝眉激动地差点跳起来:“谁?!”

“不知道。”贝微微摇摇头:“我试着查过IP地址,但没什么用。”

“可以告诉老师啊!”郝眉见自家三嫂被人欺负,义愤填膺道:“这可是很严重的事件!”

贝微微叹了口气:“如果是注册用户的话,还可以想办法查一下注册时填写的学生信息,但每次都是游客匿名发帖,发一些我上课或是走路的背影,帖子里什么也没写,发出去24小时就删掉了,没有什么痕迹……叫人有点毛毛的。”

“我靠,这么嚣张!”郝眉一想到竟然有不怀好意的变态偷偷跟踪贝微微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别怕!我肯定给你想办法,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怎么才能查到对方的信息,但可以让老三出马!”

贝微微眨眨眼:“老三?”

“就是咱们计算机系的大神,肖奈啊。”郝眉趁机牵红线,满脸真诚道:“我跟肖奈一个宿舍,可以让他帮忙。”

“真的?!”贝微微两眼一亮:“你是大神宿舍的?!”

“那是,”郝眉挺起胸脯,疯狂吹捧道:“我跟你说,肖奈这个人很有正义感的,绝对不会放任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出现在校园里!”

“是吗?”贝微微歪歪脑袋:“我觉得肖师兄好像是比较冷淡的那种性格吧……”

郝眉急得直跳脚:“他对谁冷淡也不会对你冷淡啊!”

贝微微茫然:“大神认识我吗?”

“呃……不…”郝眉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人家小两口现在根本还没见过面呢,只好改口道:“我是说,他很护短的,你是咱们系的学妹,他肯定罩你!”

“这样啊,”贝微微点点头:“原来大神人这么好。”

 

郝眉哪肯放过这么难得的助攻机会,顺道说了很多宿舍里的生活趣事,愣是把肖奈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直到把人送到女生宿舍门口,才勉强告一段落。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贝微微感激地把书从郝眉怀里接过来:“幸好有你送我,否则天色这么暗了,我还有点不敢一个人回来。”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郝眉自然是乐意做三嫂的护花使者,乐颠颠地正要转身告辞,忽然听见一个女声从楼道里传来——“微微!你可算回来了!!”

郝眉回头一看,正是贝微微宿舍的闺蜜赵二喜。

二喜满脸焦急地冲过来握住贝微微的手:“你以后还是别一个人出门了!我们几个都担心死了!”

“怎么了?”贝微微还没反应过来:“出什么事了?”

“那个偷拍狂又出现了!”二喜把手机举到贝微微眼前:“你快看啊!就在刚才!”

郝眉闻言赶紧凑过来,刚看了眼屏幕就浑身汗毛直竖——校园论坛上某个刚发的帖子里,贴的正是他和贝微微二人的背影。

先是在图书馆,然后到了林荫道,路过小卖部,最后一张的背景甚至就在女生宿舍不远处。

贝微微捂住嘴,倒吸一口凉气。

 

 

 

40.

 

郝眉还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想到刚才他和贝微微谈笑风生的时候,背后正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他们,不禁一阵阵头皮发麻。

“不行,得想办法尽快删掉这个帖子。”郝眉反应过来,这几张图片拍得很鸡贼,明明只是普通的并肩走,愣是被从各种刁钻的角度拍出了几分亲密和暧昧的意味。此帖一出,想必立刻就会有人揣测他是不是贝微微的男朋友,这要是被老三误会了可就麻烦大了。

赵二喜点点头:“怎么删?”

“你拿个笔记本给我,我试试。”郝眉干脆在女生宿舍院子外的石凳上坐下,“虽然我不一定能查到对方的身份,但删掉应该是没问题的。”

赵二喜立刻跑回宿舍,不一会便噔噔噔地抱着一个红色的笔记本电脑下来:“来了!”

 

正如于半珊所说,他们庆大计算机专业虽然号称全国最强,但怎么说也是正经的计算机系,不教盗号黒贴那些歪门邪道。

郝眉对着电脑折腾了一会,无师自通地删掉了帖子。

几人刚要松口气,一刷新,却发现又有个新的匿名帖飘在首页,内容和刚才删掉的帖子一模一样。

“这人神经病吧!”赵二喜气得冒烟:“跟我们微微有仇?”

郝眉连着删了几次,每次都是刚删完,一刷新就发现又冒出了几个新帖子,无穷无尽。

“靠!跟我杠上了是吧!”郝眉也是有几分血性的,遇到挑衅哪能认怂?正准备捋起袖子跟对面大战三百回合,就被贝微微拦下了。

“学长,不要意气用事。”贝微微把电脑合上:“你不是晚上还有事吗,千万别耽误了。”

郝眉这才想起来晚上约了KO,一看手机,竟是已经快要八点了。吓得整个人从长椅上跳起来:“糟糕,我先走了!”

“今天连累学长了,帖子的事我们从长计议。”贝微微面露歉意:“路上小心。”

 

好在庆大的宿舍区相对集中,从女生宿舍跑到男生宿舍也花不了太长时间。

郝眉一路狂奔,连吃的都没来得及买,饿得头晕眼花。

夜晚微凉的风灌进喉咙,在肺里升起一阵阵灼热,眼看着已经过了八点,郝眉忍不住想起了早上那个梦——上辈子他让KO在月老庙前等了那么久,这辈子竟然还让他等。实在是太不应该。

虽然给三嫂当护花使者非常重要,但KO的感受也同等重要——甚至更加重要。

郝眉有些自责地咬了咬牙,他怎么每次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还是说不管他怎么努力,冥冥之中都有定数,最后一定会走回上辈子的老路?

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宿舍,已经是八点十五分了。郝眉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跌跌撞撞地坐到桌前,打开电脑,登录游戏,挂上语音。

果然KO已经在月老庙前等他了,由于隐藏了身形,周围并没有多少围观群众。

“抱、抱歉……”郝眉气喘吁吁地打开麦克风:“我…来迟了…”

“没事,我也刚到。”KO听见耳机里传来粗重的呼吸声,皱眉道:“出什么事了?”

“一点小状况…我从外面刚跑回来……呼…累死我了……”郝眉平时疏于锻炼,猛然来个加急长跑,手都有点抖:“对不起,又让你等我……”

KO迷惑:“又?”

郝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觉得心里难受,吸了吸鼻子道:“反正就是…我好像总是做错事……”

“没这回事,”KO的声音平稳而和煦,比平时多了几分温度:“先去喝点水。”

郝眉点点头,起身去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地灌进干燥的喉咙里,肺里的燥热刚缓过些劲来,肚子又咕噜噜地叫起来。

KO动了动耳朵:“没吃晚饭?”

郝眉摸摸肚皮:“没事,不饿。”

“听到你肚子叫了,”KO的语气难得带了些不易察觉的严厉:“在我面前别说那些客套话。”

“呃……”郝眉脸上一红,挠挠鼻尖道:“好吧,我饿得要死。”

“去吃点东西,”像是因郝眉的坦诚而高兴,KO说话时的尾音有些上扬:“月老庙就在这里,又不会跑掉。”

郝眉顿时一愣,眼角有些酸涩,“月老庙不会跑掉,你就不怕我跑掉吗?”

“不怕,”KO语调平静,像是在叙述一个简单的事实:“你跑掉的话,我就去找你。”

 

 

 

41.

 

郝眉在宿舍里翻箱倒柜,偷了于半珊的夹心面包叼在嘴里,一边操纵着小天医跟着花箭去领结婚任务,一边口齿不清地向KO诉苦。

“那个偷拍的人绝对是变态,”郝眉气愤地咬断面包:“要不是他,我也不会来迟。”

“他在暗处,你要格外小心,”KO认真道:“出门尽量不要一个人。”

“嗐,我一个大老爷们怕什么,他的目标又不是我。”郝眉咽下面包:“我就是比较担心微微学妹。还有那个帖子,要是被老三误会就完蛋了。”

KO沉默片刻:“你好像总是很在意他的想法。”

“嗯?”郝眉茫然:“谁?老三?”

“嗯。”KO沉吟:“昨天也是。”

“那不一样,”郝眉解释道:“虽然我常说他像沙尘暴,但他对我们很好的,游戏排名这种身外之物他也不是那么在乎,昨天的事儿他最多就是捉弄我一下。今天这个就严重多了,可是关乎到老三的终生大事!”

“终生大事?”KO追问:“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呗!”郝眉实在没法解释前世今生那些东西,干脆直接道:“微微师妹可是老三未来的媳妇儿,我怎么能跟大嫂传绯闻,你说是吧!”

KO忽然笑了两下:“是。”

 

【附近】NPC 月老:姻缘天注定,千里一线牵。二位是否有决心共历磨难,携手一生?

郝眉看着屏幕上弹出的对话框,深吸了一口气,握着鼠标,郑重地点下了【确定】。

随着叮铃一声系统音,侠侣任务的第一环正式开启。

 

幻想星球的侠侣任务可谓是又臭又长,美曰其名“历经磨难方成眷属”,其实就是可着劲儿地把玩家往死里折腾,用膝盖想都知道策划组可能都是一群单身狗。

任务没有时限,领了之后什么时候去做都可以。

第一个任务在北国,二人没有坐骑,便干脆放慢脚步,一边看风景,一边晃悠着往北国地图前进。

赶路的时光总是有些无聊,郝眉挂了跟随,又拿出手机查了查校园论坛上的帖子。

“欸?”郝眉坐直身体,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划:“奇怪了……”

 

那些匿名帖竟然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 TBC ——

 

敢偷拍KO大神罩着的人,分分钟让你尝尝电脑被病毒控制的滋味:D

 

PS:偷拍的人不是曹光,只是个打酱油的炮灰。

曹光just脑子有点不好使,并不是变态啊(…)

 

 

 

☆《开门,致一快递!》二刷+《狡兔三窟》三刷通贩: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9317227968

 

 

 


评论(74)
热度(367)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