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溯洄从之09(重生AU)

· 微微一笑很倾城

· KO X 郝眉

· 郝眉重生设定注意。

· 披着重生皮的网游谈恋爱文(。)

--------------------------------



32.


下了游戏,郝眉还没理清楚自己和KO之间那些朦朦胧胧的暧昧关系,就被于半珊和丘永侯两面夹击直接给架起来抬到了墙角。

于半珊面露奸笑:“小同志,你是知道咱宿舍规矩的。”

丘永侯活动了下手腕,发出咔咔的响声:“坦白从严,抗拒打残。”

“好好好,诸位大哥行行好,”郝眉赶紧低眉顺眼地摆手:“我招,我都招。”

这事儿说神奇也神奇,说平淡也平淡。不过就是郝眉在围观别人团战时“猝不及防”地得到了一颗福珠,又“一不小心”附魔出极品属性罢了。至于中途那些他与碧海潮生阁以及一朝蝶梦的爱恨情仇,亦或是后来KO在枯叶林的钉人事件,自是不必多提。毕竟这事儿说来话长,没个卧谈会的时间是说不清的。

“厉害了,这种好事都能被你撞上,你莫不是锦鲤吧??”丘永侯对着郝眉上下其手,试图转发沾欧气:“眉哥,不是我说你,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么好的东西应该先考虑咱们自己人啊。”

“就是,你个吃里扒外的小混蛋,”于半珊蹭到肖奈旁边,作托起明日的太阳状,非常浮夸地奉承道:“退一步说,就算不留给我和猴子,也应该进贡给咱们全服PVP榜首的一笑奈何大神,进一步增强咱们宿舍的综合实力才对!”

可惜被拍马屁的肖大神并不领情,淡定地抿了口茶:“天医之刃是花箭和盗贼的专用武器,即便给了我们也没有用。”

幻想星球和其他游戏的装备系统大同小异,不同的职业有不同的主武器类型,花箭和盗贼同出于刺客一支,主武器是短刀或匕首;法师使用权杖;弓箭手使用弓箭;战士则是重剑和流星锤一类的玩意;不同的职业之间无法通用主武器。

“那也不妨碍,”丘永侯晃晃爪子:“这种极品属性的装备,挂出去起码能挣它千儿八百的,换了钞票咱们出去吃顿水煮鱼也是好的嘛。”

郝眉一整个无语:“拜托,那个附魔的属性是‘装备者与制造者共享40%生命’,要是卖出去了,我岂不是要跟一个不认识的人绑定血条?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倒也是,”丘永侯摸摸下巴,略作思索:“说起来天医之刃本来就是天医制造给刺客使用的,再加上这个属性,摆明了是给游戏第一输出职业绑个自动回血器啊,还附赠血条,根本就是无敌了,你们俩要是去参加2V2PK大赛,岂不是轻轻松松拿冠军?”

于半珊也反应过来:“没错,你俩要不要考虑下,这一季度的PVP天梯赛也快开始了,据说冠军奖品是绝版印花,那真是拉风又嚣张!”

“印花??”郝眉面露嫌弃:“堂堂冠军只有印花?难道不该发点奖金什么的。”

丘永侯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郝眉的额头:“就知道钱,你俗不俗,这游戏里的大佬哪个不是一身人民币装备?区区奖金哪儿有人看得上眼,绝版印花可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戴上之后就相当于在脸上写‘我是冠军,老子超吊’八个大字,不要太有气势啊!”

“你怎么有脸说我俗??”郝眉捂着额头:“刚才让我把装备卖了换钱的人难道不是你?”

丘永侯收回手,假装四处看风景。

始终隔岸观火的肖奈大神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放下了茶杯,轻飘飘地丢出一记重磅炸弹——

“说到PK赛,我听说侠侣PK大赛冠军有2000点券的奖金。”




33.


郝眉不得不承认,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脑子里第一反应并不是“我上哪儿去找个侠侣”,而是“2000点券能换多少人民币”。

幻想星球里的点券和人民币几乎是按1:1的比例进行流通的,2000点券也就相当于2000块钱,这对于每个月只有600块生活费的倒霉孩子来说简直是不可抵抗的诱惑。当郝眉兴致勃勃地冲到电脑前打开幻想星球官网时,活动海报上黑纸白字清晰地写着——冠军奖励:2888点券。

2888啊,不是2000块而是接近3000块啊,有了这笔钱他都能给自己的笔记本换张新内存条了!

“报名报名!”郝眉激动地点开参赛入口:“老三跟我去结个婚!现在立刻马上!”

于半珊手一滑差点把刚撕开的养乐多糊到脸上,“我说眉哥你糊涂了是不是,你跟老三结什么婚啊,找你的手可摘星辰去啊!”

郝眉狂点鼠标的右手顿了顿,脸上骤然发烫,结结巴巴道:“但、但老三是PVP榜第一名啊……我和老三组队胜算应该更大点。”

“那倒未必,”肖奈像是事不关己一般地冷静分析道:“先不说我与手可摘星辰并未正面交过手,无从判断谁的实力更高。单纯从职业搭配上,花箭和天医绝对是最佳组合。再加上你们可以共用40%的生命,打入决赛应该没有问题。”

肖奈所练的法师并不是游戏里的最强输出,其优势在于可观的AOE伤害和恰到好处的控场能力,单人作战时综合实力极高,但若与天医这样的辅助职业组队,则沉稳有余输出不足,并不是PVP的最佳搭配方式。相反,精准型强力输出的花箭,若是身后能有一个技术过硬的奶妈支持,则可以在赛场上肆意挥洒,大杀四方。

职业间相生相克的道理,只要略一分析便能明了,郝眉自然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

他有些犹豫地抠了两下鼠标上的滚轮,犹犹豫豫道:“要不…我再想想。”

“还想啥啊?”丘永侯着实不解:“你该不会是想搞个比武招亲,让老三和手可摘星辰打一架吧?”

“比武招亲你妹!”郝眉脸上腾地一红,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张口结舌了好几秒才捋顺舌头:“我出去买点夜宵!”

丘永侯原本还想在调侃几句,听见夜宵两个字就什么都忘了:“记得帮我带两串烤腰子!”

于半珊也举起手:“再加两串。”

老干部肖奈同志从不进行深夜撸串这种不健康的饮食活动,依旧坐在桌前喝他的养生茶。

“就知道大腰子,骚不死你们。”郝眉嘴里念叨,揣着钱包手机走出宿舍。


微凉的夜风稍稍带走了脸颊上的热度,郝眉晃悠了好一会才堪堪稳住脑子里狂舞的思绪——方才叫嚣着要和老三结侠侣的时候,他心里没作他想,单纯是为了参加PK大赛,根本没觉得和哥们儿在游戏里结婚有什么问题;可一扯到KO,他就莫名其妙地不淡定起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窘迫之中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一颗心脏跟揣了八头小鹿似的乱撞个不停。

KO和普通哥们儿是不同的,这件事他已经意识到了,但究竟是哪里不同,又说不上来,只觉得自己对KO的依赖和占有欲似乎有些超出朋友的范畴,若是结了侠侣,两人之间的关系只怕会向更加偏离正轨的方向延伸。

更微妙的是,若没有记错,上辈子他也是在这个时候向手可摘星辰求婚的。

郝眉已经不记得当时的细节,只有对方说“可以”时那股几乎要溢出来的欢喜雀跃仍然清晰地刻印在记忆深处,明明隔着虚拟的网络,却仿佛真的恋爱了一般,被青春的荷尔蒙迷得七荤八素。

这种感觉始终未变,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那是一种很微妙的吸引,让人想要靠近,想要了解,想要掌握更多。有一点神秘,又有一点刺激,像是辛辣中藏着甜味的薄荷糖,叫人欲罢不能。

当郝眉以为手可摘星辰是女孩时,这种感觉被理所当然地定义为“喜欢”;而在知晓KO是男人之后,郝眉又觉得这种好感大概应该被归类为“友情”。只是这其中评判的标准究竟是性别还是其他什么东西,郝眉一时也想不明白,他只知道自己这一世好不容易才把两人的关系扶上正轨,正要高唱友谊地久天长,却发现兜兜转转,一切又回到了似曾相识的套路上。

路边的大排档传来烧烤的香气,郝眉在烤炉前点了几串腰子打包,自己却没有什么食欲,这里的烤串和记忆中不太相同,不仅闻起来不够香,连分量也不太足。

他有些泄气地提着夜宵往回走,忍不住开始想念上辈子撸过的那些串儿。




34.


郝眉不愿意重蹈上一世的覆辙去跟KO“求婚”,又不甘心放弃诱人的比赛奖金,最后只得把目光再次投向某位长期霸占PVP榜首的大佬。

“我帮你打饭还不行吗,每天都打!”郝眉哭唧唧地抓着肖奈的胳膊不肯放:“只要你跟我组队打pvp,等拿了奖金咱五五分成!”

肖奈挑了挑眉毛:“五五?”

“呃,那六四……?”郝眉犹豫不决:“你该不会是要七三吧…?我还想买新内存条呢。”

肖奈笑而不语地收拾了桌子,把刚做好的企划书放进文件夹,一派云淡风轻。

郝眉都要哭了:“你八我二也行啊!!可怜可怜我嘛!!”

肖奈好笑地拍了怕郝眉的肩膀:“就算十成奖金都归我,我也没空陪你去打比赛。”说罢扬了扬手里的公文包:“都大三了,别成天打游戏,也该考虑下出路。”

“我没什么可考虑的,”郝眉讨好地笑出一口白牙:“反正跟着老三有肉吃,以后我跟你混。保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话倒是一点也不违心,毕竟他上辈子就是在致一“死而后已”的。

肖奈被他闹得没办法,只好妥协地把笔记本电脑推过去:“我的账号密码给你,先把亲密度刷了,再把结婚任务做了,等比赛的时候我尽量安排时间。”

郝眉达到目的,活蹦乱跳地抱着肖奈的笔记本跑了,徒留于半珊和丘永侯面面相觑:“不会吧老三,你真要跟郝眉去打侠侣PK大赛啊?”

“哪有那么容易。”肖奈老神在在地把背包甩到肩上,气定神闲地往外走,顺手用文件夹敲了敲兄弟们的脑袋:“先让他拿去玩着,到时候自然有人沉不住气。”

丘永侯沉默半响,看着肖奈离开的背影,伸手推了推于半珊:“咱们老三越来越像神棍了。”

“可不是吗,”于半珊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而且是专算姻缘的那种。”




35.


在幻想星球里,结婚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系统要求只有亲密度达到520点以上的玩家才能进行结婚任务,亲密度项目包括组队、互赠礼物、聊天互动、特殊道具加成等等,想积满点数绝非一两日能够完成,再加上结婚任务又长又麻烦,游戏中为了打比赛而结成的侠侣并不多,大多数都是真实的情缘。

郝眉和肖奈平日里坐在宿舍里打游戏,张张嘴就能说话,根本没必要在游戏里聊天,互赠礼物更是没有,能算上互动的只有组队推副本,亲密度少得可怜,数值堪堪越过100大关。

为了在侠侣PK大赛报名结束前做完结婚任务,郝眉左手一台笔记本,右手一台笔记本,开始了兢兢业业的双开刷图之旅。

除了每日任务里的固定项目之外,最能够增加亲密度的副本便是花海。这里不仅有各种双人增益buff,还会随机掉落能加成亲密度的花环。郝眉给肖奈的账号设置了自动跟随,非常拉风地拖着一笑奈何在花海里到处跑,把各路野外boss撵得嗷嗷直叫,玩得不亦乐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今天在花海的吃瓜群众比平常多出不少。


【世界区】玩家 星雨尘埃:什么情况,PVP大神一笑奈何在花海刷亲密度??

【世界区】玩家 西呀西红柿:你肯定是看错了。

【世界区】玩家 MyQueenRina:你肯定看错了+1。大神连对象都没有,刷啥亲密度

【世界区】玩家 Adagio♪:厉害了,人家有没有对象你们都知道。

【世界区】玩家 牧鱼:不要小看这些人的八卦能力。

【世界区】玩家 一个仓库号:高价收暗影龙鳞!2J一组!高价收暗影龙鳞!2J一组!

【世界区】玩家 知府家的蠢师爷:弱弱地说一句,我也在花海看到一笑奈何了。

【世界区】玩家 煎蛋考拉:举手,我也在花海。

【世界区】玩家 一个仓库号:高价收暗影龙鳞!2J一组!高价收暗影龙鳞!2J一组!

【世界区】玩家 西呀西红柿:我去,真的假的?报坐标!

【世界区】玩家 七芯海棠:怎么又是这个仓库号, 现在行情暗影龙鳞5J两组。

【世界区】玩家 落落落落落筱雪:坐标615'513,今天花海人好多是我的错觉吗?

【世界区】玩家 一个仓库号:你跟我有仇是吧……

【世界区】玩家 前线八卦记者:号外号外!!PVP榜首一笑奈何大神惊现花海,据本记者长达半小时的跟踪观察,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一笑奈何身边另一个人正是之前枯叶林钉人事件的主角之一,莫扎他!

【世界区】玩家 一只麋鹿:………???!

【世界区】玩家 大帅比:………………?????!

【世界区】玩家 麦辣鸡腿汉堡堡:……………………?????!!!

【世界区】玩家 手抖的大果粒:吓到手抖。

【世界区】玩家 美人的低腰牛仔裤: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

【世界区】玩家 west's:假新闻!!这一定是洋葱新闻!!!

【世界区】玩家 吖药VC:我靠我要自戳双目了,我真的看到一笑奈何和莫扎他在花海!

【世界区】玩家 兜兜兜兜:站稳星莫的我已经昏厥。

【世界区】玩家 隐居阿修罗:哭昏,我之前还叭叭给萌新科普星莫CP呢,怎么这样对我。

【世界区】玩家 Captain Sweetie:哭昏+2。我前几天还看到手可摘星辰和莫扎他去打幽冥村啊,不会这么快就分了吧??

【世界区】玩家 雨嫣:不好意思我新来的,不太懂规矩,这种情况是直接哭吗。

【世界区】玩家 crushed:我也是新来的,这怎么又跟手可摘星辰扯上关系了?

【世界区】玩家 一只草鱼啊:出来说一句,手可摘星辰和莫扎他去幽冥村的时候,队伍里面有一笑奈何。可能就是那时候勾搭上的。

【世界区】玩家 爱吃糖的咸鱼浔:不是吧,当着手可摘星辰的面就NTR了啊???

【世界区】玩家 兔子物语日记:怪不得这几天都没看到手可摘星辰和莫扎他在一块TAT

【世界区】玩家  一个仓库号:瞧你们认真的,游戏里的情缘还不就是这样。

【世界区】玩家 七芯海棠:你欠揍是吧。

【世界区】玩家 Chiima:心疼我们星辰大大,已经变成一颗绿色的星。

【世界区】玩家 菜菜: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世界区】玩家 灿灿: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头上都是草原~~♪


此时处于世界区舆论风暴中心的某人还在花海哼哧哼哧地刷着花环,今天的手气不怎么好,刷了快两个小时只有一个白色品质的花环,累得手指都快断了也没涨几个亲密度,不禁怀念起和KO一起刷图的日子,那时候自己只要跟在对方屁股后面捡漏吃经验就行,亲密值不知不觉就涨起来了,哪儿需要这么累。

说起KO,郝眉感觉十分对不住,这两天他光忙着带双开了,根本没空干别的,好几次KO来问要不要去刷图,都被他婉拒了。倒不是他不想带KO,而是游戏系统变态地设定只有两个玩家双飞组队的时候亲密值加成最高,队伍里多一个人都不成。

没办法,只能自力更生了。郝眉叹了口气,揉了揉酸疼的手腕,控制一笑奈何坐在花海中间,天医号挨着坐在旁边,自己跟自己聊起天来——虽然聊天加的亲密度没有刷图多,但胜在轻松。郝眉左手在自己的电脑上胡乱按着乱码,右手在肖奈的键盘上乱滚。活像个精神分裂患者在自娱自乐。

然而不论现实中的场面有多么尴尬,电脑画面里的两个角色依旧非常唯美地靠在一起,同看花海缤纷,偶尔郝眉不小心按到什么关键词,角色头上还会飘出非常甜蜜的小爱心。闪瞎了一众围观群众的狗眼。


【地图】玩家 小满:我已经不相信爱情了。

【地图】玩家 雾羽尘舞: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俩这么急着刷亲密度,不会是要结婚吧?

【地图】玩家 Fendy波:我去,一语惊醒梦中人。

【地图】玩家 寒岭雪:搞啥啊,手可摘星辰和莫扎他在一起这么久也没见要结婚,怎么一笑奈何一上位就要结婚啊,虐死我了。

【地图】玩家 阿果: = =)你们难道不知道莫扎他和一笑奈何很早以前就认识吗?

【地图】玩家 洗碗水不能喝:hhhh终于有人说了,在论坛追过一笑奈何大神楼的应该都晓得。他俩刚来游戏的时候就是一起的,估计现实中认识吧?

【地图】玩家 安静时刻:握草,又是大新闻啊?!贵圈还好吗??!




36.


附近地图上的聊天频道八卦得热火朝天,郝眉忙着刷图的时候没注意,一坐下来休息便毫无意外地看到了周围大波的吃瓜群众——这些人未免也太闲了吧?郝眉无语,有好好的游戏不打,偏偏喜欢看戏。

最蛋疼的是,他若真是个美女,大家看看戏也就罢了,毕竟半路劈腿脚踏两条船之类的三角恋戏码最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可话题中心的三个人物在现实中都是清一水的大老爷们,这就叫人很尴尬了。

郝眉抽抽嘴角,正准备拖着一笑奈何换个清净地方继续刷图,耳边忽然响起清脆的提示音,左下角蹦出一条私信消息: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你要去做侠侣任务?

郝眉心头一跳,莫明有种被捉奸的心虚。心里暗恨那些在世界区八卦的家伙,他只是想偷偷参加个侠侣pk大赛,偏生弄得人尽皆知。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呃,是啊。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想去参加一下侠侣PK大赛,奖金有不少钱呢。

说罢又觉得好像解释得不够,心慌慌地加了一句: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因为老三是PVP榜第一,我也就是抱下大佬的大腿嘛,哈哈…

连着三句话发过去,郝眉心脏咚咚咚地跳,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紧张些什么。内心忐忑地等了好一会,对面才回了一条模棱两可的消息,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嗯。


嗯…?

嗯……???

“嗯”是什么意思,是知道了还是同意了?郝眉在电脑前风中凌乱了一会,又觉得哪里不对——他和别人做侠侣任务好像也不需要汇报给KO批准吧?KO又不是他什么人。

话虽如此,郝眉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安,眼皮突突地跳,一会左边一会右边,也不知是跳财还是跳灾。


【地图】玩家 冰城:突然想到一个狗血的脑洞,如果一笑奈何和莫扎他真的结侠侣,手可摘星辰会来抢亲吗?这可是PVP榜冠军和长安月下第一花箭的对决啊!

【地图】玩家 动赤哒赤:那可就真是热闹了!打起来打起来!

【地图】玩家 惊鸿照影:你们绝对是言情小说看多了,两个大神为了一个女人打架跌不跌份啊!

【地图】玩家 冰城:想想而已,犯法啊?我CP都拆了,还不兴我开开脑洞?

【地图】玩家 惊鸿照影:好好好,您慢慢幻想。


【世界区】系统 昭告天下:刀光剑影,江湖又起波澜。玩家 手可摘星辰 向 玩家 一笑奈何 下达战书,相约五岳之巅一决胜负。

【世界区】系统 昭告天下:刀光剑影,江湖又起波澜。玩家 手可摘星辰 向 玩家 一笑奈何 下达战书,相约五岳之巅一决胜负。

【世界区】系统 昭告天下:刀光剑影,江湖又起波澜。玩家 手可摘星辰 向 玩家 一笑奈何 下达战书,相约五岳之巅一决胜负。


【地图】玩家 冰城:……………什、什么……我就是想想而已啊……

【地图】玩家 惊鸿照影: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地图】玩家 嗷呜:妈呀太吃鸡了!

【地图】玩家 嗷呜:不是,太刺激了,激动得我都手癌了。


郝眉在电脑前差点滑倒桌子底下去,下意识地抱着电脑屏幕把公告读了一遍又一遍,确认不是高仿号在搞事,而是手可摘星辰真的向一笑奈何下了战帖。

看着肖奈电脑上蹦出的【是否接受挑战】对话框,郝眉满脑子都是问号,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该怎么办??

眼见着对话框上的倒计时越来越短,郝眉顾不得太多,心一横就点了接受——开玩笑,要是一笑奈何当逃兵,还不给世界区的人笑死?老三回来绝对会让他尝尝沙尘暴的滋味。

画面白光闪过,一笑奈何被传送到了游戏专用的PVP竞技场:五岳之巅。

此处的场景非常有仙侠小说的气氛,山巅之上云雾缭绕,一览众山小。一袭黑衣的手可摘星辰早已经站在比武场中央,山顶的风吹起他纯黑的衣摆,颇有大侠风范。

郝眉无暇欣赏,心里拔凉拔凉的,现在可怎么整,他根本不会玩法师啊!就算会玩也不可能打得过KO,这一场必输无疑。根据幻想星球的PK积分制,能打赢冠军的人就可以直接荣登PVP榜首,而一笑奈何则会跌到第二位。

这还得了??郝眉冷汗都要出来了,肖奈绝对会把他从宿舍窗口扔出去。不行,得赶紧跟KO打个商量,不管有什么仇什么怨,都得等肖奈本人回来之后再说。

然而竞技场倒计时不等人,不待郝眉打开聊天框,第一局已经开场。手可摘星辰腰间的匕首寒光出鞘,一个幽冥疾步就往一笑奈何的方向冲去。郝眉手忙脚乱地按了个翻滚,堪堪躲过, 下一秒却被对方召唤的黑刺给封住了去路,困在方寸间,手足无措。

“我靠我靠给条活路啊!”郝眉急得满头是汗,一边操纵一笑奈何躲避,一边焦头烂额地给KO发消息,头昏脑涨地在好友列表里翻了半天才想起来肖奈的账号根本没加过KO好友,只好放开键盘回到自己的电脑前。这下无人控制的一笑奈何彻底成了瓮中之鳖,眨眼的功夫便倒在了花箭的匕首之下。

【系统】公告 玩家 手可摘星辰 对决 一笑奈何,第一局,手可摘星辰胜。10秒倒计时后将进行第二轮PK,请双方做好准备。

“完了完了…”郝眉眼看着肖奈的一世英名毁在自己手上,心急如焚地敲着自己已经进入屏保状态的电脑,好不容易打开私信列表,手落到键盘上却不知道该发什么,犹豫之间,第二轮比试已经开始。郝眉急得连字都不会打了,胡乱在键盘上敲起来,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大侠饶命不要打我啊!!!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我是说不要打一笑奈何啊!!!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不对我就是一笑奈何!!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我靠我是说现在一笑奈何的号是我在上……!!!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已经打完了。


郝眉转头看了看肖奈的电脑,果然第二轮也结束了,倒霉催的一笑奈何正在地上躺尸,屏幕变成黑白,两行惨白的大字笔锋遒劲:胜败乃兵家常事。

单人PVP竞技场是三局两胜制,手可摘星辰赢了两局,PK自动结束。


【世界区】系统 昭告天下: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恭喜玩家 手可摘星辰 赢得挑战,晋升全服PVP榜第一位。

顿时世界区一片哗然,疯狂刷屏,有惊诧的有合影的,有替手可摘星辰打call的也有为一笑奈何鸣不平的,中间还夹杂着各路萌CP人士在剧烈尖叫。

郝眉根本顾不上去看世界区,眼前全是自己被老三吊起来打的画面,整个人欲哭无泪。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老三回来肯定会打死我的啊啊啊……!!!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话说你干嘛非挑这时候PK,不对,应该说你干嘛要找老三PK啊?他这几天都没上游戏啊,应该没惹到你吧??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这几天都是你双开?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是啊!!刷个亲密度我容易吗我!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话说你到底为啥突然下战书啊…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你说要抱PVP第一的大腿。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呃,对啊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现在我是第一了。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我的给你抱。


郝眉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脸红得像快要火山喷发,头顶都快要冒出蒸汽。

整个世界都模糊了焦距,心跳在耳膜上咚咚咚地敲打着密集的鼓点,活像地狱模式的太鼓达人。

这种感觉太危险了,脑子里呜呜地拉着警报,仿佛稍一越界就会走入禁忌的地带。郝眉下意识地想给这一切找个合理的解释——说不定KO只是单纯地想参加侠侣PK大赛呢?毕竟第一名的奖金有几千块,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而自己是对方列表里唯一的朋友,要结侠侣也只能找他。

可以可以,逻辑通顺。郝眉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压压惊。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你想参加侠侣PK大赛你早说嘛,现在我可怎么和老三交代啊…你得想想办法,再把老三给弄回榜首的位置,他老人家不是一般记仇,那是超级记仇!被一个腹黑记仇的滋味很可怕的啊!!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再比一次,我输给你。

见KO并没有否认参加侠侣大赛的说法,郝眉做了两个深呼吸——果然只是想参加PK而已。都怪世界区那些人说什么狗血抢亲,害得他思维都被带偏了。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 = =)但我完全不会用法师,等会你脱光装备站住不动让我打。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你用天医的号。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啊?为啥啊?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不想输给别人。

郝眉想了想,也是,前脚刚把人打赢了,后脚又被揍回来,确实不怎么好看。男人嘛总是要两个面子,输给女号好歹还可以说是怜香惜玉。

【悄悄话】好友 莫扎他:行吧,但你不能用天医之刃,否则我打你自己掉血就搞笑了。

【悄悄话】好友 手可摘星辰:嗯。脱光装备给你打。

郝眉忍不住笑出声,经过一轮插科打诨,那颗小鹿乱撞的心总算恢复了有序的跳动,两人之间的气氛也回归了平常。郝眉有些脱力地松了口气,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界定自己对KO的感觉,有时候是无法抑制的心跳,有时候又好像只是很亲密的朋友。

算了,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去想。郝眉泄气地把下巴搁在桌子上,动动鼠标给KO发了战书。两人传送到五岳之巅,KO果然没有穿装备,身上只有一件新手布衣,连武器都没带,乍一看还不如新手村门口的NPC。

郝眉从没见过这样的手可摘星辰,颇有兴趣地绕着对方看了好几圈才开始出招。KO果然没有还手,全程站着不动地被揍扁了两局。PVP第一的头衔就这样转移到了莫扎他头上。

过去郝眉也曾觉得顶着PVP大佬的荣誉很拉风,如今切实体会了一把才知道有多如坐针毡,恨不得早点脱身。他赶紧操纵一笑奈何给自己的号发了战帖,忙了半天才又把第一名的桂冠甩回到肖奈头上。

“……呼……”郝眉把肖奈的电脑合上,懒得再去管这一连串的诡异操作会在世界区上掀起怎样的热烈讨论。心累地趴在笔记本上长舒一口气。

桌上的手机震了震,郝眉有气无力地按亮屏幕,一条短信映入眼帘。

——“明天晚上8点,月老庙前见。”




—— TBC ——


一切尽在肖奈爸爸的预料之中。

侠侣PK大赛完就奔现(贝微微:怎么感觉这个节奏似曾相识。)


PS:在郝眉上辈子的认知里,自己把KO的性别给“弄错”了,所以对KO的感情也是“弄错”了。然而这辈子他早就知道KO是男生,对KO的感觉却依然没变。这在郝眉的逻辑里是个悖论,所以他有点转不过弯来hhhhhh


狡兔三刷和快递二刷的通贩地址: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9.8149145.0.0.h45lS3&id=549317227968&_u=faqoip71bf8




评论(108)
热度(410)
© 盐罐子 | Powered by LOFTER